再读19年前的《华为的冬天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