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余渝的夫妻治理结构是问题